您的位置: > 首页 > 警示教育 > 警示教育

警示教育

迷途知返后的一首诗

  我叫庞冬珍,曾经是华南师范大学外文学院97级英语语言文学硕士研究生毕业,现为广州一民办高校老师。往事不堪回首,2001年3月,因痴迷“法轮功”,曾两次上京参与违法活动,一度被劳动教养。后在社会好心人的关怀和帮助下,我终于从法轮功邪教的泥潭里拨了出来,就像我自己亲自作的一首《爱的神话》,重新过上了正常人的幸福生活。  一、迷信“法轮大法”,误入邪教歧途  我在十几年的求学过程中,非常努力,从外语学校到师大外语专...

2009-07-03 00:00:00

走出心灵的炼狱

  [编者按]:本文是南京某著名高校在读博士生范崇峰用日记的形式,记录自己由于痴迷法轮功,失去理性,铤而走险,以身试法到摆脱法轮功精神控制,认清其邪教本质,重新融入社会的艰难心路历程。明慧网曾在“大陆综合消息”栏目四次(2007年4月18日、21日,5月1日、12日)对范崇峰的转化经历进行了歪曲报道,范崇峰日记是对法轮功造谣的有力驳斥。 第一篇:走火入魔 失去理性 身陷囹圄  2007年4月13日  早...

2009-07-03 00:00:00

读懂自己是一种智慧

  读懂自己是一种智慧,读懂别人是一种情怀!之所以又开启那段尘封的记忆,是缘于心底涌动的感激——感激亲人的厚爱、感激社会的多方关怀;是缘于内心的牵挂——牵挂仍在迷途中的姐妹和兄弟!  至今仍执迷“法轮功”的人,在认识上有一个最大的误区,就是将信仰与真理混为一谈。首先,把自己定位是有信仰的人,并且信仰“法轮功”就是信仰“真善忍”,就是信仰真理。捍卫“法轮功”就是在捍卫真理。  而事实上,真理与信仰是两回...

2009-07-03 00:00:00

站在“站长”角度说说心里话

  我是湖北省襄樊市人,生于1953年10月,上过高中,在襄樊市造纸厂工作30年,先退休在家修养。  1994年初,我因为患了白血病(血小板减少肾积水),为了治病锻炼身体,我于当年9月开始练习法轮功,经过一段时间练习,我的病情有所好转,身体的变化,慢慢使对法轮功的功效深信不疑了。我抱着自己治病和为人治病的心理,积极参与法轮功组织的活动,因活动积极认真,1997年7月,我被法轮功习练者选为襄樊站长,负责几个县上千人...

2009-07-03 00:00:00

用《邪教检查表》检查法轮功

  编者按:王蓉,1970年生,大学文化。1997年开始习练法轮功,曾因从事邪教法轮功犯罪活动被判刑6年。最近,他结合自身经历,对照德国《邪教检查表》剖析法轮功,发现法轮功完全符合德国规定的邪教标准。  从自身的经历让我深感“法轮功”邪教害人之深,摆脱“法轮功”邪教控制之难。特别是看到如我一般当年为了追求真理的热血青年十几年来依旧在邪教的漩涡里苦苦挣扎,欲罢不能,真让人痛心不已。是应该好好反思的时候了。回想一下我...

2009-07-03 00:00:00

生命的路程,必须自己去面对 ――一位原法轮功痴迷者的经历

  黄萍,上海某大学职工,曾是一名极其痴迷的“法轮功”人员,两度进京滋事,后经帮教得以转化。日前,笔者对她作了一次访谈,回顾了她是如何练上“法轮功”并逐步痴迷的过程,政府取缔“法轮功”后两次进京滋事荒唐而可笑的经历,以及转化之后的一些感悟。现将有关访谈内容整理出来,希望这一个案对人们了解“法轮功”如何施加精神毒害有一定的研究参考价值。  痴迷——  我是1998年后开始练上“法轮功”的。  直接原因是我身体一直不...

2009-07-03 00:00:00

王进东:对“1·23”自焚事件有关问题的解答

  编者按:由于法轮功颠倒黑白,针对“1.23”自焚事件大肆造谣,一些法轮功痴迷人员受其影响也对该事件产生了种种疑问。2007年12月26日,“1.23”自焚事件参与者、正在郑州监狱服刑的王进东公开进行了解答。下面是王进东解答这些问题的记录。  1、我们为什么到天安门广场自焚?  是由于政府把“法轮功”打成非法组织,10月份又定为邪教,我们从思想上对政府很不满。有一种总认为法轮功对人体健康,对社会有益,不应该这样...

2009-07-03 00:00:00

河北省77名已转化法轮功人员向南方灾区捐款

  最近,河北省女子劳教所77名已转化的“法轮功”人员迷途知返、幡然醒悟。这些因痴迷“法轮功”多年,家境一贫如洗的受骗者们,自愿把手头上仅有的3832元零花钱拿出来捐给灾区。她们用实际行动表明与“法轮功”邪教组织彻底决裂的决心。  据悉,已转化“法轮功”人员赵梅仙等从电视里看到湖南、贵州等地遭受了建国以来最大的雪灾、冰冻灾害后,一幕幕惊心动魄的画面使她泪流不止,连续三天无法入眠。随后几姐妹决定为灾区重建家园出一份...

2009-07-03 00:00:00

李大师,你为啥心无善念?

  汶川地震发生后,作为一个法轮功的曾经痴迷者,面对罹难震灾的同胞和抗震救灾的世人以及兴灾乐祸的法轮功,内心的那些疑惑禁不住浮现了出来:  无所不能的师父,你为何要安排这场震惊世界的震灾?   师父,你曾经在2006年2月9日的《除恶》中说:“人的事是神安排的……神不叫做的,无论人认为好与坏,谁也做不了”;在《惊醒》中也说“人类社会的事,是久远年代以前就安排好了的”;《瑞士讲法》中又说“人从来就没真正说...

2009-07-03 00:00:00

有感生命尽头的风景 ——记参加华人杯羽毛球大赛

  我怕死。我不知道是不是真有人不怕死。但我知道,人类的宗教、哲学以及一切文化,它们最深层的根源,几乎都来源于对死亡的恐惧,对生命的珍惜。  对法轮功信仰者来说,生命永恒是他们最美丽的梦想之一。不,他们决不认为那是虚幻的梦想,而是满心坚信,那是真实的未来。我也曾同样如此,关于那段经历,我曾经在8月5日凯风网《完美主义者的反思》(附注1)一文中详细叙述。  走出法轮功意味着梦想完全破灭,前景回归真实,生活趋于平淡,...

2009-07-03 00: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