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警示教育 > 警示教育

没“圆满”,反而贫病交困

2014-05-07 00:00:00
  • 没“圆满”,反而贫病交困

     作者:陆亚平(口述)戴宏(整理)

     

      我叫陆亚平,上海市浦东新区人。上世纪90年代,房地产业兴起带动了家具业,正当盛年的我看准商机,倾尽所有积蓄,于1992年在一处好地段购买了面积一百多平米的门店房,开了一个家具店,它是我脱贫致富的唯一指望。因我尽心尽力、诚信经营,一年下来也有好几万元的收入,那时,守着老婆女儿,小日子过得还算美满。

      1995年底的一天早晨,我路过临街的空地,见一群人在练功,走近时有人向我介绍说,法轮功可以“包治百病,是世上最好的功法……”闻听这么有效,令我眼睛一亮,年轻时在农村干活落下的老腰病经常疼痛难忍,如果练功能治好,可真解了我的大烦恼了。我立即表示乐意尝试,他们还让我买了《转法轮》等书籍和相关的光盘、磁带。第二天,我就练起了法轮功。

      刚开始,我是利用做生意的间隙,白天、晚上,一有空就练。经过几个月的练功,好像老腰病有所缓解,我很兴奋。于是,我想,如再投入更多时间练功,要不了多久应该能彻底根除老腰病了。随着练功的不断深入,我不仅增加了练功的时间,还一头扎进了“学法”之中。从此,我陷入了李洪志“重在修炼”的陷阱。我把《转法轮》中宣扬“真善忍”理解为人间正道,还自以为找到了人生的真谛。

      我把李洪志的话字字当圣旨,李洪志说:“修炼、修炼、重在修,而不是炼。”“只练动作,不重心性者,一律不承认是法轮大法弟子。”

      我就严格按李洪志的话去做,我每天凌晨3、4点起床,把5套功法从头到尾练习一遍,晚上就和功友们一起“学法”和分享心得。这期间,因打坐时间长了,腰痛老毛病又频繁的复发了,好几次疼得起不了床,但我不听妻子的劝,坚持不去医院治疗不服药,说这是“师父”在帮我“消业”,得病是“业力”造成的,只要“消业”,病自然就好了。

      由于我全身心地投入练功“学法”,与功友们交流时说得头头是道,又因为我有个店铺,不时地为大家练功提供些方便,表现突出,在我们那一片有了点小名气,1997年5月,我成为两个镇区的辅导员。这样一来,我更加来劲了,像打了鸡血一样。按照“师父”说的,“要排除一切杂念”,我几乎将全部精力都放到了练功“学法”、“上层次”上了。渐渐的,我没有心思做生意了,神情也开始有点恍惚了,嘴里整天念念有词,要“成仙成佛”、要“圆满”,有的时候,客户来结账,心不在焉地把货款算错了;有的时候,客户来拿货,我把货发错了。还有一次,我开车去给一位客户送家具,半途接到“上面”的电话,说要来练功点看看,要我马上过去。我二话没说,调转车头就赶往练功点,我将车子一停就进去,直到两个小时后出来,才发现车上的家具已不翼而飞,近2万元的货物打了水漂。我先是一惊,但马上就想开了:只要好好练功,求得“圆满”,要什么有什么,这点损失算什么!妻子听说货丢了,心疼得哭了,骂我“鬼迷心窍”,我没和她吵,而是告诉她:“我练好功,全家人都跟着享福。到时候‘升天圆满’,遍地都是黄金,比现在吃苦受累守着家具店不知要强多少。” 妻子见我越来越痴迷,无可奈何。

      慢慢地,我原来“练功治病”的初衷完全被追求“圆满”取代了,我满脑子“成仙”“圆满”,整天沉浸在练功“学法”的之中。1997年底我做了一个梦,梦见一大群人在拼命往前奔跑,我怎么也赶不上,忽然空中出现坐在莲花座上的“师父”向我看了一眼就不见了。我惊醒过来,一身的冷汗,心想,这是“师父”在点化我啊,再不抓紧修炼,“圆满”就没机会了。于是,陷入极度痴迷的我,作出了一个荒唐的决定:把家具店歇了业。目的是要为大法做更大的“奉献”,让自己更快的“圆满”。

      店铺经过重新修整后就成了练功“学法”和交流的专用场所,当地老百姓戏称其为“功庙”,里面的布置充满了法轮功的气氛,墙壁上贴着李洪志的莲花座像,挂着“法轮大法好”的横幅,我还买了DVD播放器播放“师父”的法会录音录像,还有许多练功的“法物”和书籍等等,每天的活动日程安排表贴在墙上。我当时还洋洋自得地想,我要在这里不断地发展学员,壮大练功队伍,吸引更多的人来修炼法轮功,这是积德积善,我自己也好不断“上层次”,不断的“圆满 ”,还幻想着总有一天“师父”会接见我这个“精进”的弟子。

      没几个月,家里的积蓄用完了,生活开支没了来源,我只好去父母家借钱,我年迈的父母无法接受我的荒唐行为,结果80岁的老父亲一气之下昏倒在地,得了半身不遂。女儿跪在我面前苦苦求我别再参加法轮功活动了,我不但不听,还坚决地强调,等我“圆满”了,一切都会好的。一家人因我痴迷法轮功而生活在痛苦之中。

        1999年7月22日,政府宣布取缔法轮功。我的这个“功庙”被关闭了。当时,我表面上顺从政府,但还是在家偷偷练功“学法”。直至2006,在家人、朋友和反邪教志愿者一次又一次耐心细致的帮助下,我总算醒悟了,法轮功所谓的“圆满”,根本就是妖言惑众,我十年的练功“学法”,不仅没“圆满”,就连老腰病都越发的严重了,几度痛得起不了床,给家庭带来了巨大的伤害。法轮功就是害人的邪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