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警示教育 > 警示教育

我帮刘阿姨摆脱了心理困境

2013-05-07 00:00:00
  •  

        我是一名医学工作者,是国际积极心理治疗学会执行委员,在平素的工作和生活接触中,发现不少法轮功习练者存在心理困扰,有些甚至有较为严重的心理障碍。作为一名志愿者,如何辅导这些人员摆脱法轮功邪教对他们的精神控制,让他们过上正常人的生活是我这些年来一直思考和实践的重要目标。

      60多岁的刘阿姨,退休前是一位小学教师,因长期劳累,患上了血压高、颈椎痛等毛病。刘阿姨在晨练中,接触了法轮功,在法轮功的蛊惑下,相信练功、“学法”可以治病,于是就痴迷上了法轮功。又因为轻信练功——“学法”——“走出去”——“讲真相”的言论,在积极修炼的同时,还到外面去散发法轮功的传单。但多年来,其身体时好时坏,反反复复,也一直未见有啥好转。按说身体没有好转,刘阿姨应该放弃法轮功,可刘阿姨总是认为问题出在自身,是自己修得不好,身体才一直不见好转,所以为了有个好身体就更加痴迷法轮功了。

      刘阿姨的子女心里一直很焦急,多次劝其到医院医治,都遭其反对。一次,在刘阿姨儿子的精心安排下,我以刘阿姨儿子朋友的身份,跟刘阿姨有了一次交谈。得知她修炼法轮功后,曾一度身体状况有所好转,但以后又常常感到身体不适,为了解除身体不适带来的痛苦,她更执着地修炼法轮功。

      我以一个医生的职业敏感,通过对刘阿姨的心理分析发现,老太太之所以对法轮功痴迷,是因为她曾经是法轮功的身体受益者。她练法轮功的初衷是为了锻炼身体,在练功中获得慰藉后,就逐步陷入了对练功的依赖。

      于是,摸准了刘阿姨的症结以后,我首先跟刘阿姨商量,允许我给她做一个常规体检。在我提出这个要求后,刘阿姨很爽快地答应了,并且告诉我说:“我肯定没病,你愿意怎么查就怎么查吧!”为了让刘阿姨相信她身体现在仍然存在疾病,我让她自己找医院,我陪她去。就这样,她选择了离家近的上海浦东医院,当医生把血压160/120mm告诉她时,她很吃惊,还说是因为仪器显示不正常,自己一点感觉都没有,自己身体是健康的。

      针对她血压高的问题,我跟她说明了两点:一是很多病是自我不易察觉的,血压高就是其中的一种;二是人的感觉有时是错误的,如肉眼看到水中的筷子是弯曲的。当时刘阿姨没有过多的辩解,我看出我说的话触动了她的心。

      接下来,针对刘阿姨睡眠质量不好的问题,我劝她每天坚持晚上走步一个小时,为了不引起她的反感,我要求她暂时放弃练功。听了我的话后刘阿姨半信半疑,但是她儿子自从我规劝刘阿姨走路治失眠的那天起,每天陪老太太走路,结果一个月以后,刘阿姨睡眠明显改善很多。于是,刘阿姨在儿子的陪伴下,又找到了我,我就有针对性地开导:刘阿姨,现在有个机会可以让你的身体好,但这个机会是跟练功有抵触的,你到底是选择继续练功还是选择身体好。老太在犹豫了半天后,又在其儿子的鼓动下,选择了身体好,并答应定期来我所在医院心理门诊接受治疗。

      在给刘阿姨诊断后,我发现老太太的身体不适其实是由于各种压力综合引起的。因为早些年,刘阿姨的老伴常年在外地工作,家中的子女抚养和教育及所有家务都是刘阿姨一个人来承担,加上学校的教学任务又重,所以就有了神经衰弱的毛病。通过疏导减轻了她的压力,同时我把她之所以通过锻炼身体好起来的原因告诉了她,她觉得有道理。

      接下来,我帮她分析了她练习法轮功身体好转的根本原因,法轮功的动作是李洪志挪用气功的动作,而气功的动作本身就具有健身的作用。并且类似血压高、神经衰弱等疾病,锻炼、好心情是最好的药物。同时告诉她,血压超过一定高度,就要及时用药,否则就很危险。随后,我继续采用“认知行为疗法”对刘阿姨进行帮助,经过大约一个多月的时间,刘阿姨逐渐适应了有规律的锻炼生活,身体也逐渐好起来。

      事实说明,对法轮功习练者进行心理辅导和治疗是一项科学性非常强的工作,必须了解这些人员痴迷法轮功的背景因素,运用心理学的理论和技巧,来解除她们认知上的误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