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知识点滴 > 防范与矫正

如何利用利导心理挽救法轮功痴迷者

2010-02-09 00:00:00
  •     心理学告诉我们,在人们的心理活动中,有利导心理和弊导心理之分。所谓利导心理,就是遇到挫折和失败时,在心理认知上,多从积极美好的方面去想,其结果会使事物朝着有利于自己的方向发展。所谓弊导心理,就是遇到问题往往去找客观原因,而不是从自身去找原因,其结果会导向对自己不利的局面。从心理认知的观点看,世界上没有绝对的好事,好事中潜伏着坏的因素,坏事中包含着好的成份,正像老子所言:“福兮,祸之所倚;祸兮,福之所伏。”如果善于用利导心理分析问题,从不利的事情中寻找美好、提取美好、放大美好,不仅能使自己在不利的境遇下保持积极向上的生活态度,激励自己克服困难,而且还有益于身心健康。
        利导心理是一种良好的心理状态,有利于我们树立正确的世界观、人生观和价值观,有助于我们和谐、快乐地生活。当我们遇到不开心的事时,不妨用利导心理分析问题,或许就会茅塞顿开,豁然开朗。
        关于利导心理,我们都知道大音乐家贝多芬失聪以后,并没有一厥不振,而是采用了利导心理,他说过这样一句名言:“扼住命运的咽喉!”贝多芬最终成为了举世闻名的音乐家,他创作的《命运交响曲》、《英雄交响曲》等经典华章,成为人类音乐发展史上璀璨的明珠。还有这样一个真实的故事:一位小儿麻痹症患者,克服重重困难,锲而不舍,刻苦求学,成了当地小有名气的外语人才。当记者前来采访提到命运不济时,这位青年却说,他感谢命运的安排,要不是自己残疾,理应早早下田干活或上山劳动。是命运给了他比常人更多的学习时间,是困境给了他更多的思考人生的机会。正是这种利导心理把这位青年引入了成功的航道。
        著名心理学家马斯洛说:若心改变,你的态度跟着改变;态度改变,你的习惯跟着改变;习惯改变,你的性格跟着改变;性格改变,你的命运随着改变。
        在帮教实践中,我们利用利导心理成功地挽救了几名转化难度相当大的法轮功痴迷者,利导心理的作用主要体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其一,利用利导心理唤起被帮教对象的主观能动性。在帮教工作中,开始时,由于他们逃避和惧怕转化,往往会以一种被动心理来应付和抵御反邪教志愿者,这时如果我们人为地为他设定标准,或者借用李洪志的言论去约束对方,有时会激起他们一种逆反心理,认为我们依仗某种势力或力量,对他进行强制和胁迫,他会越发强化他的弱势地位,认同李洪志说的“被迫害”的角色,这种弊导心理会抑制对方思考问题的能力,使其思维越发狭隘。而采用利导心理,容易激活他的自主意识,使事情朝着有利于他转化的方面发展。如在帮教实践中曾接触过一位极度封闭、十分懒惰、逃避现实的女法轮功学员,她其实对法轮功的邪教本质和李洪志的歪理邪说有了一定的认识,但因为害怕面对现实,始终不敢转化,明知法轮功是一场骗局,却愿意在其中麻醉不醒。在接触她以后,我采用利导心理让她自主选择,选择有益于社会还是危害社会?面对她的具体问题,问她是选择做自然人还是社会人(实际上是动物与人的区别)?她回答说当然愿意做一个社会人,愿意有益于社会。既然有了这样的目标,接下来就用她自己选择的标准来进行对照,李洪志的歪理邪说既然是危害社会的,而你选择的是有益于社会,只有与李洪志和法轮功决裂,你的美好选择才会得以实现;第二个是既然要做一个社会人,那社会人有社会人的衡量标准,一是要有独立思考的能力,二是要自食其力,三是能为别人着想……要想做到这些,必须改变自己自我封闭的状态,克服懒惰心理。此后,在进一步的帮教和引导下,她的心态逐步变得积极起来,对自己固有的弱点进行有意识的改正,并认识到法轮功的修炼并没有改变自己原来消极避世的状态,反而强化了它们,只有彻底脱离法轮功,才能活出真正的自己。从此之后,尽管偶尔情绪出现低落,但总的来说是不断地朝她选择的方向发展,嘴角上挂起了微笑,能够为他人着想,言行举止也变得阳光大方。还有一名法轮功人员,性格非常偏执,在帮教中越是指出他的缺点,他就越强化和坚持他的错误。后来我们采用了利导心理,让他自主选择自己的人生:背离社会还是融入社会?抛弃家庭还是为家庭负责?为自己活着还是为亲人和他人活着?是为极少数人卖命还是为大多数人服务?选择痛苦还是快乐?经过沉思后,他选择的是融入社会,为家庭和社会负责,为大多数人服务,人生的价值是为了让别人活得更好,别人快乐自己也感到快乐。做了这样的选择后,他就开始挖掘自己快乐不起来的原因:谈话中说到其它问题时他都侃侃而谈,唯独一提起法轮功,他就变得不快乐,充满敌意,脸上写满了沮丧和愤怒的情绪,这究竟是为什么呢?接着再分析法轮功,李洪志放大社会的阴暗面,让练习者与社会和家庭之间充满了不可调和的矛盾,强化的是一种消极的弊导心理,按李洪志的逻辑发展下去,最终将成为失去亲人和朋友的孤家寡人,将使自己走入人生的绝境。利导心理的运用,使其跨越了法轮功的樊篱,向着阳光升起的地方一步步迈进。
        其二,利用利导心理帮助帮教对象获得内在的心灵动力。法轮功练习者总是逢人便炫耀自己炼功后变好了,道德比以前提升了。但他们没有意识到的是,他们所谓的变好只是一种外在动力的激励,而且这种外在动力是虚幻不实的、扭曲的、充满着巨大的诱惑性和危险性。一个人要想真正使道德提高,境界升华,单靠外在的动力是远远不够的,外在的动力是有条件的,一旦条件发生了变化,那这种热情就会倾刻间冷却。如上世纪五、六十年代时,提倡毛泽东思想、学雷锋、为人民服务等,很多人在这种强大的外力作用下做得很好,表现出了大公无私的一面,但为什么改革开放后,一些人就没有了当年的那种精神,在商品经济大潮中暴露出了人性中利欲熏心的一面呢?这就是有些人并没有把这种强大的外力内化为自己内心的一种自觉力量,只是借助于外界的阳光,一旦太阳隐去或落山,他仍然感到寒冷和黑暗。只有让自己心中升起一轮太阳,才能发出无穷的光和热,温暖自己也照亮别人。法轮功练习者为了讨取李洪志这个“宇宙主佛”的欢心,能够获得更大的功利,从而做了一些表面的改变,但这种改变不是发自内心的,他们的“做好人”只是利益驱动下的暂时行为,不具备长久的生命力,当国家取缔法轮功后,就更是淋漓尽致地凸显出了这个特点,哪还去做什么好人呢?所做的事就是出去“正法”、“做三件事”,带头践踏国家法律,扰乱社会和谐秩序,正像《诗经》中所言:“糜不有初,鲜克有终。”因而衡定一个人的道德标准,不看一时一事之所为,而要看一生一世的言行。而一个人要能够做到持之以恒,必须具有内在的生命力,有一种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生命能量。利导思维可以帮助他们开发自己内在的心灵矿藏,激发自觉的巨大动力。
        其三,利用利导心理改变他们偏执、僵化、有重大缺陷的思维方式,引导他们获得珍爱生活、热爱并享受生活的喜悦。帮教工作的根本目的,就是让被帮教的个体挣脱李洪志的精神枷锁,获取快乐的、有正向价值和深刻生命体验的人生。法轮功的思维方式是一种典型的弊导思维,他们把所有的事都看得晦暗、极端、不可改变,如宣扬世界末日、大审判、人变坏了要淘汰等等,这些都逃不出弊导思维的窠臼。由于法轮功练习者长期受这种弊导思维的浸染,不知不觉就养成了一种悲观厌世、与人为敌、与社会为敌的人生态度,导致他们厌倦生活,轻视生命,看世界黑暗一片,看人生惨淡无光,不懂得珍惜生命的价值,浪费了许多宝贵的光阴。而利导思维的形成,可以帮助他们从这种消极无奈怨恨的状态中摆脱出来,真正体会到生命的神奇以及生活的灿烂华美,激发他们热爱生活、享受生命美好的本质。
        其四,利用利导心理增强他们自我完善的能力。法轮功练习者是一群严重丧失自我完善能力的人,正因为如此,他们把自己交给了不负责任的李洪志去引导、去管理,依附于李洪志的“法身保护”,然而,让乌鸦带路,只能把你引向坟墓。李洪志正是看中了法轮功练习者不能自我完善的这个致命弱点,对其实施精神控制,使他们成为西方反华势力反对中国的马前卒。在帮教工作中,运用利导心理,可以不断强化他们自我完善的意识,把他们从非此即彼的二元对立中摆脱出来,形成一种自我修复的健全机制。如在帮教工作中,我所接触的一个帮教对象在对法轮功的邪教本质有了比较清醒的认识后,灵魂做了痛苦的挣扎,他感到自己多年信奉的精神支柱轰然倒塌,咆哮道:“我都快要死去了,你们把我摧垮了,一个人如果没有了精神寄托,活着有什么意思呢?还不如一头撞死呢!”面对这种激烈狂噪的情绪,我平静而微笑着说:“是的,什么事情都不会一成不变的,坏的思想观念被摧垮了,可以换一种新的信念;死去的是一种被历史淘汰的旧我,在旧我死去的同时,一个新我就会诞生;摧毁了腐朽的精神依托,你会找到一个更好的、真正值得你去珍惜和奋斗的精神支柱,这又何尝不是一件好事呢?物极必反嘛!”针对他的这种恶劣情绪,我并不指责,也不嘲笑,而是启发他的利导心理:“我相信现在你只是暂时情绪感冒了,打两个喷嚏就会好的,我相信暴风雨之后,一定会出现阳光灿烂!”果然,过了一会儿,他的情绪完全调整过来。由于在关键时刻利导心理给了他一种向好的方向转变的正向动力,自此之后,他的自我反思及自我完善的能力开始一点点地复苏和强化,后来遇到类似情绪不好的事情就会及时进行调整。利导心理的成功运用,使他最终从李洪志的精神枷锁中解脱出来,成为一个自由的、快乐的人。